医院动态

《扬子晚报》“好口碑好医生”系列报道(十八):他在心尖上与死神搏斗

时间:2013-01-07 13:25:41  来源:  作者:  

  他治学严谨,为医学执着奉献;性格直率,对患者有时也会发脾气;他全心全意为患者,为了治病救人,被误解也要坚持;他的执着和付出赢得了患者的尊敬和信赖,一些患者甚至把他当成精神支柱……他就是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脏科学科带头人、江苏省临床医学研究院心肺疾病研究所所长曹克将。
  对患者,他也会发脾气
  曹克将主任的严谨是出了名的。医学是科学,容不得丝毫差错,精准判断是合理治疗的第一步,病情判断不明的错误治疗往往给患者带来巨大的身心伤害。曹主任常说:“疾病的帽子不能随便戴,但是一旦给他戴上,就要有十足的把握。”在门诊中,最常见的一幅景象就是曹克将主任翻看着厚厚一沓的检查报告、病例资料,目光如炬,不放过任何一个微小的疑点,症状一旦露出蛛丝马迹,即被曹主任捕捉到。他常说:“让我们怀疑一切。”在诊断没有明确之前,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一次有一位患者的心脏彩超结果出来,曹克将主任发现与自己对患者病情的判断有出入,他对患者病情又进行了全方位的了解和判断,坚信自己的判断,坚持给患者又进行了一次检查,最后验证自己的判断没有错。
  他对患者的要求同样严格,甚至有些病人会受到严厉批评。有些患者到曹主任这看病,用药时没有严格按照医嘱,自己随意调节用药,然后病情加重又来找曹主任看,曹主任丝毫不留情加以批评。曹主任不否认自己的这种做法,他是一位不怕“得罪”病人的医生,因为批评源于关爱,看到这些患者自己“瞎折腾”,没办法不批评,真心着急。中国病人会自己修正用量,“说明书是给医生看的,不是给病人看的。”他告诉患者。
  作为曹克将主任的学生也会“战战兢兢”。曹主任门诊时会带三四个学生一起,学习临床知识。患者来时,他要求学生对患者病情进行初步判断。很多慕名来到曹主任门诊的患者往往都有很多次就诊经历,费尽周折才找到曹克将主任看,其中不乏疑难杂症,每当碰到这些“硬骨头”的时候,学生都要严格审视,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疑点,找出病症,即使自己不能判断,也要有自己的看法。对病情判断正确的时候,曹主任会微笑颔首;人云亦云往往会受到批评。
  为治病,被误解也要坚持
  2003年,正在操场上跑步的女大学生成成突然昏倒,当即被送到了苏北医院,成成的家人接到的是医院下达的病危通知书;两个月后,成成又在跑步上楼时突然昏死过去,再次被送到医院,医院又一次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在当地医生的举荐下,成成的父亲带着女儿找到了曹主任。
  曹克将教授给成成做了常规电刺激检查,没有诱发出心律失常。曹教授想到成成的两次发作都与运动有关,于是,他让成成做运动心电图,想通过运动刺激来进行检测。姑娘怀疑地问:“医生,您不会是拿我做试验吧?”曹教授没有理会她,检查结果终于出来了,成成患的是心尖部肥厚性心肌病伴恶性室性心率失常。这是一种死亡率很高的疾病,药物治疗效果不好,惟一的救治方法就是在体内植入心脏复律除颤器(ICD)。这样当患者出现心动过速时,埋在体内的除颤器就会自动放电使心律转为正常。
  然而,ICD除颤器13万元的昂贵价格吓倒了成家所有的人,成成的母亲要带女儿出院。曹主任说:“孩子不做手术出院后很危险。”成成的母亲急了:“我不能把女儿放在这里让你们做试验。”“没有钱,我们一起想办法,可不能乱讲话呀。”性情直率的曹教授有些生气了,“这样的手术我做过上千例,我会拿你女儿做试验?” 可是最终,成成还是被带走了。
  曹克将知道,“试验”一语虽然刺耳,但曲解背后的真相是成家没钱给孩子看病,“孩子是奔我来的,现在却因为没有钱走了,这一走,迟早会发生意外。这么年轻的姑娘,怎能眼看着她去死?”曹克将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悲剧发生。
  曹克将主任向ICD生产公司求助,通过电视台和报社发动社会捐款,社会各界纷纷伸出援手。最终,成成手术成功,顺利康复出院,从死亡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有时候,成患者精神支柱
  曹克将每次都是很晚才结束专家门诊,找他看病的人实在太多,正常的门诊时间里最多只能看完挂号的患者,还有许许多多挂不上号的患者苦苦守候在诊室门外,看着焦急寻求帮助的患者,曹主任不忍拒绝。上午的专家门诊要上到下午两点钟其他专家开诊,下午的专家门诊有时候要到晚上七点才结束,很多时候门诊护士实在等不及就“交代”曹主任,门诊结束后从哪个门出去,并且将门关好。心内科杨兵主任医师甚至开玩笑说,自从曹主任门诊和他调到同一时间之后,他再也不用担心被护士催了,因为曹主任永远比他晚。
  只要不是出差在外,曹克将教授都会按时上门诊。去年冬天,由于连续工作,过度劳累,曹主任感冒生病了。即使是这样,他仍戴了两层口罩给患者看病,边看病边不停地告诉病人,“离我远一点呀,当心染上感冒”。下了门诊,已是中午一点半多了,当即就挂了点滴,还一边挂着吊瓶一边看材料。因为行政和学术职务,要处理的事情很多,他的时间非常有限,但是不管怎样,因为突发情况落下的门诊他在事后会专门抽出一个半天的时间补上。
  对患者,曹克将主任力图用最简单的检查和最便宜的药物诊断出病情,缓解症状。三十多岁的王先生心脏不好一直在吃华法林,他咨询曹主任,这个药还要吃多久,曹主任说:“我不敢肯定还要吃多久,但是从目前症状来看还不能停。”“这是刚做的心脏彩超,请您看看。”曹主任立刻说:“不需要每次都做彩超,太花钱了。”
  有一些老病号经常挂曹主任的号,曹主任问有什么不舒服吗,这些老病号就会说:“都挺好的,没什么变化,我就是想来跟您聊聊,看到您了,听到您说话,我就像吃了定心丸。”曹主任听了会“教育”他们:“不能这样,你们挂号了,就占用了一个号源,真正需要看病的人不就看不到了?以后不能这样。”
  很多被救治的患者都与曹主任成了朋友。2002年,急诊收治了一位五十岁左右不明身份突发心梗的患者,没有家属陪同,没有交钱。救人要紧!曹克将主任当机立断,患者被紧急抢救过来,并安装了支架。事后才得知,这位张先生是位台商,在南京做生意,为了感谢曹克将主任的救命之恩,他捐赠给医院两台救护车。住院时,与张先生同住一间病房的是一位家庭不太富裕的果农,家里种植梨树,了解这一情况后,张先生把这位果农家的梨子给包了下来,每年秋天心脏科全体医护人员都能收到这份特殊的礼物,既帮助果农,也感谢医护人员对他的精心照料,直到这家果农不再种植。还有一位七八岁时被曹克将主任救治的安徽姑娘萌萌,而今已经是二十多岁的大姑娘了,每年她都会来看望曹克将主任……
  岁月匆匆,时光飞逝,看着曹克将主任鬓角微微发白的头发,听着他对患者严肃而又认真的谈话,门诊时细致而又严厉的带教,科室中永远早到晚走的身影,不禁动容。年过六旬的曹克将仍然坚持“超负荷”工作,门诊、查房、会诊、学术交流、讲学、学习最前沿知识,这种对医学的奉献和执着令人敬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