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动态

《扬子晚报》“好口碑好医生”系列报道(十七):他的手术绝活是令人惊叹的艺术

时间:2012-12-24 07:20:03  来源:  作者:  

  他的手术堪称艺术,条理清楚,层次分明,手术刀在血管组织间腾挪,如行云流水,让人欣赏,令人赞叹;他用艰辛付出,练就一身“绝活”,他的技术闻名大陆,到过全国30多家大型医院指导活体肝移植技术;他的手机号码和“门诊”随时对患者开放,无论是在诊室还是病房,随时接受患者的问询,他以精湛的手术和平易近人的态度赢得了患者的信任和尊敬。他就是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活体肝移植重量级专家之一、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肝脏外科副主任张峰教授。
  重获新生 感恩无尽
  “如果把十年前的那场手术当成重生的话,我今年十岁了。”2012年12月,当家人和学生们忙着要给他庆生时,陈金纯先生却用八个小时,一气呵成,完成了一幅十米长卷《大医精诚》,并将此捐赠给对他有再造之恩的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当你得到幸福的时候,首先要感谢那些给你幸福的人。”书法家陈金纯先生深情表示。《大医精诚》是中国唐代著名医学家孙思邈在《千金备急药方》的名篇,被誉为中国的希波克拉底誓言。陈金纯先生赞叹道:“张峰教授和肝移植中心全体医护人员堪称时代大医。”
  张峰用他过人的技术和至诚的态度赢得了无数患者的信赖和尊敬。许多肝病患者带着最后的希望辗转找到张峰,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跟死神搏斗而重获新生。
  一位来自福建龙岩的患者在感谢信中真诚地写道:“肝移植手术时间不超过三个半小时,住院时间十八天。这一连串惊人的数字有赖于您充满智慧的大脑和精湛的技艺以及对病人高度负责的态度。我搜遍中华词典库,想找出一个词句来表达我心中的谢意,但终不能如愿。我只好在心中默默祝福您:平安,幸福永远。”
  一位肝移植术后患者说道:“我是2005年张峰教授给我做的肝移植手术。当时我的病情很危急,已是危在旦夕了,但是张峰教授的手术做得非常成功,我术后一个月就出院,现在身体一直很好,没有出现任何不良的状况。我的生活很快乐,很幸福。我很感谢张峰教授,是他的高超医术给了我新的生命。大恩不言谢,我在心底里永远感谢他,愿好人一生平安。”
  肝移植患者都有两个生日,一个是出生日,一个是手术日。肝移植已成为各种终末期肝脏疾病的首选治疗方法,手术成功无异于重获新生。在王学浩院士的带领下,张峰和他的团队挽救了诸多患者的生命,让无数家庭重展笑颜。
  艰辛付出,创造生命奇迹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肝脏移植中心是全国著名肝脏移植中心之一,在学科带头人王学浩院士的带领下,创造了一项又一项生命奇迹,其活体肝移植技术闻名国内外。90年代,张峰先后3次到日本京都大学活体肝移植中心研修,在活体肝移植供肝切取,肝再生方面开展了深入研究。“活体肝移植”手术极度复杂,是难度最大的外科手术之一。手术时首先要切取供肝者的部分肝脏,肝中有胆管、血管等众多管道,切肝时要避开这些管道,过程精细之极,长达8个小时的切肝时间,如履薄冰。对于受肝者来说,须将病肝全部切除后才能进行移植,如果移植不成,患者生命就会受到威胁。将供肝移植对接到患者肝的管道上,过程更加复杂,因各人肝的管道直径和解剖位置存在一定差异,而管道又没有可塑性,接起来相当困难,对接时,气氛紧张得让人窒息,那种感受常人难以体会!
  在活体肝移植手术中,张峰的“绝活”是在不停止血流的情况下,将捐肝者的部分肝脏从整个肝脏上切下。切肝是手术中最漫长、最仔细、最紧张的步骤,刚开始开拓这项技术时,完成一例切肝大约需要8个小时,切割肝需要1毫米1毫米地去切,超声刀将肝细胞打碎,使肝中的血管显露出来,以保证切肝时避开血管,尽量让捐肝者少出血;不然会造成捐肝者体内平衡打乱等,引起器官衰竭等并发症,引发生命危险。 张峰和他的团队不断探索完善供体安全保障措施,最大限度地保证供体安全,所有供体全部顺利康复,为活体肝移植的深入开展奠定了基础。
  肝移植手术刚起步时,手术后张峰就睡在重症监护室移植术后的患者身边,几天几夜不回,随时查看患者病情。经过10多年的不懈努力,张峰的技术日臻精湛,建立了供、受体肝静脉及腔静脉扩大联合成型吻合技术,解决了移植物流出道容易扭曲和回流不畅等难题;他们改进活体供肝切取等技术,使供体术中几乎无出血,最大程度保证供体安全;建立了一整套规范化的肝动脉吻合技术,从根本上解决了变异肝动脉重建问题,从根本上减少了肝移植动脉重建后的并发症。  
  让人惊叹的“艺术”
  年轻的医生们说,看张峰教授的手术简直就是一种享受,动作那么利索,层次那么分明,出血那么少。很多学生看过他的手术立志要考他的研究生、博士生,将肝脏外科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
  张峰的学生在谈到张峰手术时,惊叹道:“他的手术是艺术,看过一次就能让你膜拜!”很多学生都折服在张峰的手术刀下,惊叹之余转而立志苦学。
  肝脏手术非常复杂,肝脏中有胆管、血管等众多管道,手术耗时长,极易出血。而张峰教授手术时间短,一个上午能做三台左右肝脏切除手术;出血少,大部分手术时都不用输血;术后并发症少,甚至都可以不放腹腔引流管,这在全国也是寥寥无几的。对于不放引流管,张峰教授说道:“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决定引流管是否放置,一方面减少患者痛苦,另一方面这也是一种探索。”
  对病人负责,对生命负责
  每个手术病人出院时,张峰和组里的医生都会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患者,为的是给病人提供方便,让患者能随时联系,了解术后康复情况以及可能出现的问题。张峰对自己的手术有自信,同样也心系患者,电话是他们之间沟通的一个桥梁,及时沟通及时联系,在最短的时间里解决可能出现的问题。
  虽然每周只有一次专家门诊的时间,但是张峰“门诊”却是开放式的,每天早上7点一刻,张峰肯定到了病房,那里一定有拿着片子等着他的患者和家属,很多患者早早赶到医院排队请张教授看片子,而网络、电话咨询也是一个接着一个,甚至有患者到张峰家附近守候,请他看病。只要患者有需求,他都会认真聆听,耐心回答。
  每天早上查房前,张峰就早早地来到患者的身边,看看病人,跟病人随便聊聊,查房之前患者的基本情况他都已经了然于胸,跟着查房的医生和研究生丝毫马虎不得。“不仅仅是查看患者病情,他跟每个患者都是朋友,嘘寒问暖。”病区护士长王红霞说道,“不仅对患者,对同事都很关心,大家都愿意跟他在一个组里工作。”
  在诊室里,张峰用“你好”迎接每一位前来就诊的患者,问诊耐心、细致,病人离开时他会说“多保重”,送给患者作为一名医生最朴实的祝福。“他会习惯性地拍拍患者肩膀。”跟他上门诊的学生说道,“来就诊的患者病情大多危重,被疾病折磨得心力交瘁。这个动作某种程度上拉近了医患之间的距离,给患者安慰,让患者重获战胜疾病的信心。”
  “医术精湛”、“平易近人”、“对待病人像对待家人一样亲切”……这样朴实的话语频频出现在患者对张峰的评价中。在张峰看来,“对病人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对病人好,也是对自己好”,这种朴素的从医之道是他坚持不懈练就高超艺术的最初动力,也是他和患者之间以诚相待、相处融洽的秘诀。


张峰教授在查阅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