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动态

《扬子晚报》“好口碑好医生”系列报道(十五):医生有爱心才能拿稳手术刀

时间:2012-12-14 13:05:48  来源:  作者:  

  他慈眉善目、总是笑脸迎人,是患者们信赖的“陈叔”;他70岁高龄精神矍铄,已届退休年龄却“退而不休”,手不抖眼不花,开起刀来出了名的麻利迅速;他行医46年“活人无数”却始终谦和低调,自认分内之事;他潜心育才,将毕生心血与经验毫不吝啬地传给后辈,深得同行尊敬,他就是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普外科陈国玉教授。
  他令许多患者“绝处逢生”
  陈国玉说:“一个肿瘤,甚至怀疑是肿瘤,这对一个家庭的打击也可谓是巨大的。我所要做的,就是给他们带去希望。”
  1998年,一位17岁的胃癌患者令陈国玉至今记忆犹新。女孩在无锡打工,查出胃癌晚期后求诊却不被收治,待她找到自己时,已经精疲力竭。“她才17岁,我想该搏一搏。”陈国玉说,当即他就为女孩开住院单,可是女孩竟然拒绝了,原因是太贵了住不起,陈国玉就告诉她,“你能接受在哪里,我就去哪里。”最终,女孩提议在她家乡的乡镇卫生院做手术。
  一个清冷的早晨,由于雾大,原先订好的大巴车取消运营,陈国玉毫不犹豫就拦了辆出租车前往乡镇卫生院。可简陋的手术条件让他瞬时傻了眼,所谓的乡镇卫生院在一个小山坡上,除了一张简易手术床,四下空空如也。“自来水没有,麻醉设备也没有,只有一位麻醉师会打硬膜外半身麻醉,全麻也不会。”可既然来了就要做,于是就着两口大水缸,他刷手上台,成功完成了胃肿瘤切除手术。“我一出手术室,就看见女孩全家人跪在那里,她家里人捏着皱皱巴巴的400块钱,说是给我的会诊费。我怎么能要?”在陈国玉看来,治病救人第一,他的钱够用,患者条件这么差,他理应把患者的病治好。“女孩家是农民,过年她托人带了一床棉花胎给我,是用地里收的棉花做的,棉花胎上用红头绳绣了‘医德高尚’四个字,现在还放在我家里。”陈国玉说着,眼里仍漾着止不住的笑意。
  “能解决就解决”,陈国玉觉得只要有一线希望,医生就要尽一切努力抢救患者,毕竟“救命要紧”。综合外科主任夏建国回忆道,陈教授对任何一个病人,都秉持着“不抛弃、不放弃”的原则,他确信只要判断准确、及时处理,病人就有一线生机。十年前,一位做门脉高压术的患者术后门静脉血栓,在病床上就已经休克、呼吸心跳停止。陈国玉教授坚持和夏建国一起,在为病人不懈地做了半小时的人工呼吸及心脏按摩之后,终于将病人拖离了死神的魔爪。随即立刻进入手术室,取出血栓,从而保全了病人的生命。“现在那个病人还活着呢!”陈教授有些欣慰地说道。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陈国玉始终记得这一点。不论患者是在身心绝望处、抑或在濒临死亡的边缘,维系生命之花常开不败、令绝处适逢生机,都是陈国玉46年一路走来的行医目标。“
  抱持一颗仁心,他处处为病人着想
  陈国玉教授的专家门诊在每周一,20个病人他平均要花10分钟与每个病人充分沟通。
  刘女士颈部长了一个肿瘤,陈国玉接诊后告诉她这是良性静脉血管瘤,接着耐心解释血管瘤位置刁钻,开刀稍有不慎反而可能因小失大。可看见刘女士左肩的两粒黑痣时,陈国玉却建议立即开刀,因为黑痣表面粗糙,很可能因摩擦而恶变,之后更掏出口袋里的专家门诊表,吩咐患者加紧去烧伤整形科做切除手术,不要耽搁。
  陈国玉说,之所以随身携带门诊表,是为了节省病人的时间。普外科牵涉的病种比较庞杂,笔者所见,早上8:00,胃肠、胆道、淋巴、甚至乳腺病都“济济一堂”。“病人既然来了,即使不是我科范围,也要看。”陈国玉说,医生应该奉行“首诊负责制”,因为病人不懂医疗,医生要尽快帮前来求诊的病人明确病因,不走弯路,介绍他们去别的科室,这样才对病人有利。
  70岁的陈国玉是出了名的“快刀手”,至今手不抖眼不花,两台胃肠肿瘤切除手术他四个小时不到就完成了。 “外科医生在保证质量情况下,开刀越快越好,因为暴露太久对病人百害而无一利”,陈国玉说。至今,他坚持术前对病人充分评估,术中下手“快、稳、准”,“一针就是一针,一个结就是一个结”,没有一个“废动作”。
  普外科副主任医师、陈国玉的学生梁辉说:“我经常和老师开玩笑说我们小组是‘农民组’,单从手术耗材上讲,能省的就尽量替病人省,一个吻合器大概几千块,但对病人来说,也许一车粮食就没了,可能因为他从小经历过困苦,对患者能‘将心比心’,最大程度地为患者考虑。”记者见到,门诊中见习医生为病人按他口述开的每一张检验单他都要重新细细过一遍,遇见错误就及时更正,因为他知道病人求诊本就心力交瘁,不要让病人做“无用功”是医生应尽的责任。
  “帮助病人才是硬道理”,这可谓是贯彻陈国玉46年行医路的人生信条。戴晓冬护士长介绍,七八年前,陈国玉教授患上肛瘘,屁股疼得坐也坐不住,早已约好手术,他却一定要坚持为病人开过刀再去住院。
  精神矍铄的陈教授,也有难言的苦衷。“在手术台前站立40余年,他的髋关节、膝关节经常疼痛”,梁辉告诉笔者。  
  仁心仁术的他,总是把患者放在第一位,不计较自我得失。有的患者术后连吃饭的钱也没有,陈教授动员全病区的医生护士为患者捐钱。
  他是一本“活教科书”
  所有心血与经验,陈教授都毫不保留地教给学生,用他的话说,他是在“发挥余热”。门诊中充斥着诲人不倦的教学场景,其中融汇了他46年的临床经验和潜心研究的医学知识。“跟陈主任坐诊,比看书要受益匪浅”,学生倪敏说。此外,两周一次的总查房也是重要的教学平台,让医生用英文汇报病史,无形中帮助他们掌握提升自我能力的“工具”。
  “行医者当精益求精。”现在,陈国玉教授仍在不断学习,把过去的知识咀嚼以后传授给学生,也同时主动去了解、更新最新的知识。“老专家最怕的就是‘墨守成规’、‘固步自封’,而这一点在他身上完全没有。”梁辉说。
  陈国玉总告诉学生们:“有爱心才能拿稳手术刀”,无影灯下,他也总是由第一刀切皮开始一个步骤一个步骤地言传身教,而今,他十年前默默资助的西藏女孩德吉德庆也已大三,即将投入到行医的行列中去。


陈国玉教授(右一)为病人检查身体